20130203

陶傑抽水範文賞析

陶傑剛在《蘋果日報》專欄發表的〈見你媽的大頭鬼〉只是一篇六、七百字的短文,卻展現了不少「陶式」抽水評論中常用的妙著,堪稱範文;以下讓我稍為分析此文,假如對有意學習才子文章風格的讀者有點益處,或幫助陶粉們進一步欣賞其偶像之文采風流,也算是功德了。

1. 點明抽水的對象,絕不含糊,讓讀者較容易緊貼抽水的路線:這篇的對象明顯就是那些同情大陸人到香港搶購奶粉的「知識份子」(留意括號)。

2. 向抽水對象施以下列打擊手法(至少其一,而在這篇則盡數施展):

(a) 明踩:這些「知識份子」都「幼稚」。
(b) 暗損:他們中了「中國傳統文人清高之毒」,又撿拾了村上春樹的「唾沫之香」。
(c) 調侃:「讀了點書,大把西方人權平等的思想,也加點自由市場的理論」。
(d) 刻薄:這些「知識份子」或許「該去港島大口環的智障中心檢檢查」。

3. 找出一個「要害」予以「擊中」:這些「知識份子」對一樣東西「永遠無知,就是對人性之不了解」;不了解人性,死症也。

4. 加點「色香味」元素,令讀者看得更加津津有味:「美國女人,更可以去廟街買震盪器和 T Back 內褲 [] 再搶購十寸長的震雞巴」。

5. 偷換概念,反正大多數讀者都看不出,其實明換也無妨:那些「知識份子」本來只是說家裏有嬰兒的大陸人「也是受害者」,卻忽然變成是說中國是受害人(中國可以放神舟火箭,可以辦北京奧運,做中國人,光榮得不得了,何時突然變成了「受害者」?),後來又變成是說奶粉水貨客也是「受害者」。

6. 但求就手(有修辭效果),不問因由的類比:忽然講到「非洲的野生大象,去年慘遭屠殺一萬二千隻」,然後結論說『在非洲大象和你這個變態的「市場」之間,我永遠站在高貴而可愛的大象這一邊』;至於奶粉、象牙、和自由市場的關係,大家亦不必深究了,反正你已覺得「站在高貴而可愛的大象這一邊」是對的。

依照 1-6 來寫文章,你未必會成為才子,但只要多加練習,便不難成為寫抽水文章的高手了。

20 則留言:

  1. 王前輩= ="a
    大笨象個到 唔係舉例論證黎咩...?
    佢咪就係論證自由市場唔係大晒囉=0=
    如果真係類比的話
    可唔可以係比喻"奶粉媽媽"?
    為左自由市場 犧牲左本地人買奶粉既權益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「自由市場」是個頗複雜的概念,至少不是簡單地指容許任何東西自由買賣。究竟大象在這裏類比甚麼?我真的看不懂。

      刪除
    2. 王前輩 不如你講講
      類比有咩準則啊=0=
      大約講講 何之為正確類比都好

      刪除
    3. 小子

      有些時候問問題前﹐用腦先想想﹐唔好成日滾搞哲人王(笑)
      回正題
      根據進出口條例(香港法例第60章)﹐象牙屬禁運商品
      奶粉非禁運商品﹐因此沒類比性。

      至於水貨﹐只是指未經生產商或分銷商授權﹐自行將貨品運往境外或境內轉售。例如香港本身都有水貨電器出售
      水貨亦未必一定是走私﹐走私一般是指販運未完稅貨品﹐或不經法例規定的通關程序販運貨品。
      販運違禁品﹐跟一般走私﹐在香港是兩條罪來的﹐而走水貨則未必違法。

      還有﹐政府現在出的十招﹐其實我也十分懷疑其法理基礎
      (1)如調低地鐵入閘時可攜物品重量﹐涉及修改地鐵附例﹐不需立法會審批便可即時生效﹖
      (2)限制奶粉出境﹐可能涉及修訂出入境條例﹐也不知其法理依據在哪﹐更沒聽過政府緊急立法或修法
      好﹐當政府根據〈儲備商品條例〉(第296章及296A)﹐限制奶粉出境﹐但政府匯同行政會議﹐需事先制定《奶粉管制方案》
      而且管制方案沒可能只限制出境﹐應同時規定有關貨物的全港存貨量﹐政府有做嘛﹖

      單憑行政指令﹐立法會班契弟怕得罪選民﹐連嘈都沒人嘈

      這根本是赤裸裸的暴民政治﹐有人嘈﹐政府便插手干預市場﹐有法不依﹐但由於民粹主導﹐無人會理
      試問聲﹐香港還是甚麼法治社會嘛﹖

      刪除
  2. 收皮啦你「王教授」!
    專門針對民主派人士,共產黨文匯大公的謬論你又唔寸!
    想點呀?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你條盲毛,有冇睇過王sir挫李輝、雷鼎鳴、葉添賜等呀!又又又,陶傑幾時變左民主派人士?

      刪除
    2. 又有瘋狗上門了……小朋友,有時間讀多點書,別盲目當名人附庸。好好增長學識,你會發現陶文妖只是一隻吠得比較響的搖尾狗而矣。

      刪除
    3. 唔怕聰明的敵人﹐最怕低能的朋友
      如果陶傑真係泛民中人﹐卻時常提出膠論﹐對泛民只係有害無益

      況且﹐用返陶傑最愛的血統論
      時常講乜blue blood﹐小農DNA...
      佢自己血統都有問題

      佢老豆曹驥雲為香港《大公報》副總編輯
      老母常婷婷則係《大公報》編輯
      細個仲讀過左字五校之一的培橋
      正宗根正苗紅呀~~

      btw﹐條友當年乃煲呔針﹐已是公開的秘密

      刪除
  3. 回覆
    1. 抽水的抽水的抽水。

      刪除
    2. 抽抽水的水

      刪除
  4. 文人有風骨,有立場有堅持。文妖為財為勢為名可以折腰,老闆想要甚麼,便吠甚麼。昔日《東方》一張臉,今天《蘋果》一張臉。今天的我打倒昨天的我,昔大眾癡愚不可教,誤將狗兒當英才。今有王教授以詼諧之筆,刺其要穴,實乃震駭犬儒之輩,尤有點精提鋼之風。應予鼓之應也。

    回覆刪除
  5. 博主文章針對多粉絲作家的有趣文章很正常. 文匯大公的謬論乾巴巴, 誰去理。陶傑的幽默風格你不學, 學了長毛罵張建宗的風格. 罵人不會攺變別人的觀點, 只會令人覺得你找機會發洩苦悶而已.

    回覆刪除
  6. 王教授愛香港之深責「本土派」之切,至少我未見過王教授怎麼點評文匯大公的歪理正說。我是「城邦教徒」,但希望陳老師肯聽王教授就好……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我沒責「本土派」,只是看不過眼陳雲煽動群眾無所不用其極。

      刪除
  7. 陶某的文章向來強詞奪理,但東拉西扯、古今中外咁亂執葯,又幾似「才子」。通常都會一目十行咁睇o下,算做有D娛樂性。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我連看都懶得看,避免雙眼被污染,大腦受損,智力退化成跟在他身後搖尾的瘋狗

      刪除
  8. 我覺得陶傑的文章很多時是反映了「偏見」與「事實」的關係。

    例如說中國產的奶粉「有毒」,這可能是「偏見」。
    要拗頸的話完全可以說:說「有毒」的人其實自己並沒有,也不可能去檢測所有中國產的奶粉,真正有毒的可能只是佔很少的比例,絕大多數可能是無毒的。
    所以,絕對可以說,說中國產的奶粉有毒是「偏見」。

    但「事實」卻往往很奇怪,社會大眾對這類「偏見」是不會選擇去看看有毒的奶粉佔百分之幾,也不會因為佔的百分比低就認為是「偏見」而不加理會的。

    所以,很多這類並不代表全部甚至連大部分都不代表的「偏見」但卻在「事實」上具有「全部」的影響力,足以影響大局,就像現在的「奶粉荒」那樣。

    陶傑說話的風格往往就似乎是喜歡利用各種「偏見」來道出其在「事實」上所具有的殺傷力和對社會的影響力,可能這是他的特點吧。

    回覆刪除
  9. "真正有毒的可能只是佔很少的比例,絕大多數可能是無毒的。
    所以,絕對可以說,說中國產的奶粉有毒是「偏見」"

    絕大多數*可能*是無毒的 = Bravo.

    回覆刪除